Mr.k

自我娱乐,不喜右键。

【R&M同人本的小小梗概】
纳/粹高徒AU
OOC属于我

准备出本的的一个故事(具体未定),详情请私戳了解更多,也希望可以指出我的不足之处。最近在准备本宣手书和码文无暇顾及其他事情,私信可能看不到,对此深表歉意。
我会努力创作出更加成熟的作品的,如果喜欢这篇作品请在评论区留言方便以后做印量调查,十分感谢。
再次感谢侃吹的大家,是他们让我想到了这个不太完美的小故事,以后会放上试阅版本和手书链接,如果有想要参本的画手也请私戳我。
——————————

与主时间线不符!
人物OOC有!
若是接受请下拉

——
——
——
——
——
——
——
——
——
——

——
——
——
——
——
——
——
——
——
——

(别数了,一共20个:)   )








Rick在联邦监狱看管不善时逃脱取得传送枪,被送到了另一个宇宙,他在原来的家旁选定了新住处并选择了一个新的身体和名字(就是年轻时期的他),而这个世界的莫蒂是个纯粹的优等生,但他从来没有见过瑞克,(他的瑞克就是那个傻瓜瑞克,出门迷路后发现自己口袋里的传送枪独自前往瑞城),但他偶然去车库时发现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照片和实验品(其他宇宙的瑞克和莫蒂的冒险 包括瑞城和其他剧情简介),他看到了身穿囚服的瑞克,并发现自己打工帮小镇送报纸时发现了一模一样的人,他展开了调查,却发现从那间屋子出来的人比照片年轻很多 他开始跟踪瑞克,提取他的指纹与那个通缉令上面的做对比,结果惊人的一致。他选择了一个美好的早晨去送报纸,果不其然,看到了瑞克真正的一面。莫蒂说出了这个眼前的瑞克真正的名字(瑞克用了年轻时候的身体和假名)以前在其他宇宙做的事情,唯独缺少了邪恶莫蒂那段(当然了你就是。)他开始要挟瑞克为自己讲述如何做出那些实验品和原来的莫蒂一起发生的事情。接下来就是讲述动画情节与小说结合了,二人都受双方的影响开始重新研究 甚至用流浪汉和醉鬼的尸体(都是他们自己干的)来做人体实验,莫蒂的成绩开始下滑(他自己改了成绩,用消字墨水),直到老师需要一位家长来做三人面谈,这才真正的让莫蒂感到恐惧了。他对瑞克大吼说一定要帮助他否则把那些东西和事情全部说出去告诉那些联邦警察,而瑞克同意了这个请求。面谈进行的非常愉快,老师(就是动画里的那个美国黑人)也很喜欢这个看起来很怪异但性格很好的老爷子(都是假的,瑞克非常讨厌学校,但他们俩一起用了点小伎俩)他们结束了这次面谈,被邀请到莫蒂家中享用晚餐。贝斯(真正的外科医生)和杰瑞(有名的电影演员)的感情非常好,他们并没有summer那个孩子(因为不是在大学时结婚,时间线后移,summer被迫流产)杰瑞却对这个面前看起来像傻瓜瑞克的人没什么好感,他莫蒂多陪陪父母,但莫蒂反驳到瑞克太老太孤独了,没人护理他会得抑郁症的。这个世界的莫蒂成功的泡到杰西卡了,但他因为那些事(杀人,听瑞克讲那些故事)已经对性/爱毫无感觉甚至感到恶心,二人最后不欢而散。而这天瑞克找到了以前鸟人和屎瓜奇写给自己的信,让莫蒂一封一封的念给自己听,当念到结婚那段时瑞克突然心脏病发(压力太大的缘故),被送进了医院,在那里他看到了重伤的联邦顾问(被瑞克吊打的外星生物),而那个顾问对瑞克有说不上来的感觉,但有一天晚上,他回想起来联邦是如何被身旁这个男人毁灭的,他无声的尖叫。换来的是氧气面罩供氧不足的昏迷。瑞克在出院后忧心忡忡。他发觉到自己的性命快不保了,于是和莫蒂商议如何隐瞒实情,同时老师在假期前往瑞城旅行,找到了(傻瓜)瑞克的家却发现不是自己看到的那个老人,他调查了莫蒂的成绩,发现有明显的涂改痕迹,同时瑞城那边也开始与联邦联手想要捉拿那个瑞克。当瑞城首领们上门时那个最瑞克的瑞克几乎没有反抗便交代了实情,被神经毒气处死,但那个莫蒂似乎显得十分冷静(那种不属于十四岁孩子的冷静,瑞城首领注。)他们也开始着手调查那个孩子。同时老师与其他瑞城首领这边上门拜访莫蒂询问真实情况,莫蒂并没有说些什么而是拿起了枪把在场的所有人的杀害了。除了那个老师,(其实他是真正的瑞克,邪恶莫蒂操控了那个老师让二人互换。)结局的最后,邪恶莫蒂成功当上了瑞城的总统,控制着所有瑞克和他们的莫蒂,而那个瑞克成为了他身边最重要的心腹。当然,这是因为他们的手中,都有对方最重要的把柄。他们相互牵制着对方,防止一个细微的差错让自己落入深渊。
——————————
他们两个终于完成了最终的目的,代价是自己原本的灵魂。
——END——

[How to start a war]
名为:如何发动战争
cp:Splendont×Mr.pickles「无差!!」
[真名为一枝花红飞鼠与不解风情的原谅瓜]
分级NC-17
<注意避雷亲爱的>
重度OOC有,架空世界有,人物不属于我,由无名的视角来诠释如何做一名圆滑处事的旁观者。(边听边写,真爽,耶
【这篇是和九十一的交换文,他是神仙码字
>歌词选段
You  tell  me  how  am  I  to  move  when  I  can't  even  breathe,
你告诉我 在我不能呼吸的时候 我该怎样前进,
This  is  not  how  you  make  love,
我们怎么会走到了这里,
This  is  not  what  we  signed  up  for,
这不是我们预想的那样,
This  is  not  how  it's  meant  to  be,
这不是应有的结局。
------
197x年.m月.s日
htf城
----
从这座城市边缘肮脏不堪的地下酒馆,到富丽堂皇的连赞美祝词都需缴纳钞票的地方,都在流传这一条消息,同时,那也仅需一只苍蝇扇动起风的时间。
(Fliqpy已死
“嗯...你问我他是谁?”
“呵...你不会连他都不知道吧,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片刻,我便将从报童那儿‘借’来的,带着油墨味儿的报纸推给它。我自动忽略了那浅黄卷发与紫发报童的不满,毕竟我是个穷鬼,钱可都拿去卖Snoopy了。”
他就是那个掌握这座城金钱及军火资源流通的人。从街边流动的冰激凌车,到市中心的地标。无论是什么,他都要从中分一杯羹来,据说那会带给他快感。
---
无论是什么。
“哦,我好像忘记跟你介绍他身边的那个傲气红毛了,他叫Splendont,他现任的情人及现在的地下一把手。我在一家小酒馆里见过和他长的差不多的人儿,不过他可比那红毛活泼的多,也豪爽的多,我的酒可都是他请的。他旁边还有个医生,不过技术很差。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你可知道买那玩意需要多少钱哩。”
不过,
真没有想到那人会突然死去,啧,我以为他会在下届老大推翻他之前坐稳后再倒台的。
“喂,Nutty。来份,不...两份早餐,绝对不加糖,谢谢。”
“很抱歉先生,我们这儿只剩下了加糖的果酱三明......”
-----
我飞身从座位扑到了空空如也的冰箱后面,带着那个菜鸟。
----
沉闷。
----
那是子弹划破皮肉进入内脏的声音,身后的酒瓶也跟着主人的离去感到不幸而碎了一地,很庆幸那里面没有酒,不然我会扑上去舔干净的。别大惊小怪了,这是常事,枪子儿哪天会降临在你我身上不,过是Lucky Goddess对我们青睐有加罢了。
“都他.妈.给我把手举过你们的狗.头,狗.娘.养的婊.子们。这店没有交租金,既然那个店员被枪干死了,那么你就来和我说说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可不想在这儿发动战争。”
他吹了一声十分长的,带有不明意味的口哨,衬着他架着的宝蓝色镀金墨镜的脸。更像个对着汽车旅馆姑娘们打发过夜时间的地痞,那是媚眼么,真恶心。
【“该死的,我怎么会这儿遇上那个红毛,我还不如拿枪自己解决一发顺便用我脑浆的滑腻把那个小鬼送出去,也了却了我的誓言。”】
“什么都没有,先生”
我佯装一副绅士的模样与他说话,但他身上那股古龙水混着药的味呛我的脑子,哦f**k,那搞得我现在连思考都不能了。我他.妈.却还要保护那个孩子的安全,真糟糕。
“你是想跟我说谎么,大名鼎鼎的情报贩子,Mr.Pickles。这名字还真适合你,腌黄瓜,就像你的人生,酸和涩搅拌着,却偏偏没有融合在一块。还是说...你单纯只是为了那个杂种和我对着干?这可是没有什么胜算的,可别忘了我们以前的甜蜜时光。那才是无价的。”
闪烁,
我看着一片星辰从他脚边流过,
向我而来。
-----
我被他踢了到了腹部,也只能握紧拳头回敬他罢,生怕从我的身体上走漏屈服的一点风声。
“Splendont,你应该知道的,我并不喜欢无故羞辱谁,无论是那些仆人还是贵族。可是,你太让人作呕了,你就像那个站在马戏团中央灯光下的小丑,可怜又可笑。”
我狞笑着说出这些话,毕竟我要看看他的脸上会浮现什么表情,那可令人愉悦极了。
-----
滑落,
他将我单手拎起,我的头顶到了天花板,我看着他破碎眼镜后的,仿佛热视线就在猩红色的魔药中翻腾着,到了临界点便顺着来路流回,凶狠却带着甜甜的蜜尖,叫人陶醉,就像以前那样啊,我的爱人,我便在他耳边厮磨出了那句最真实的情话
“Fuck me,now.Splendont”
“这他.妈.可是你自己找的,贱.人。”
我们同时沉沦到情欲的海洋里,无法呼吸。
------
【另一个结局
真理,
“滚回你的娘胎吧。”
我将一块黑氪刺入他的身体,
粘稠而温热的液体从颈部大动脉喷涌而出,从他愤怒的眼中我也看到了那个蓝发的人,他也在望着我,不过眼神流露出的,是感激。
他是谁呢,
我又是谁呢。
那个孩子又是谁呢。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Words  are  falling,world  is  stalling,
我们说过的誓言已经褪去 地球也不再转动,
I'm  still  trying,why  are  we  fighting,
我还在努力挽回我们的感情 为什么我们还是争吵,
Words  destroy  us,played  and  toyed  us,
语言将我们摧毁 他们将我们摧毁,
I  still  love  you,don't  you  love  me  too,
我依然爱你 你也一样爱着我吗。

----------------
文中划线加粗体文字解释
Snoopy:70年代美-国军/方流行的一种毒/品,将卡通人物或其他物品的样子印在含有毒/品的纸片上,含在嘴里被当做止痛剂或行军时提神用。
-下文提的那玩意与药同上。不过药便是比较好/的了。
Lucky Goddess:幸运女神,代表好运的象征。文中是指交好运。
战争:红飞鼠的调侃,他早已看到瓜了。:)
Black kryptonite:(黑色氪石)
最早出现在电视剧《超人前传》第4季,可将一个人的人格一分为二,并将分出的人格实体化,受过影响的有超人、莱克斯、毁灭日。
但在一些超人漫画的设定是改变超人的性格,令超人转向邪恶,但同时也会略削弱超人的能力。

【很想要文憑的我哭了起來,只是一句文憑也好長的文憑丟過來我真的會炸的哇哇哇〔一句也好哇哇哇拜託了:::)〕占tag抱歉。】

【015】黑羊

cp:軍覺

Tia太

Baa,baa,black sheep,Have you any wool?Yes,sir,yes sir,Three bags full;One for the master,And one for the dame.And one for the little boy,Who lives down the lane.
————《God Childvol. l》-

咩,咩,黑羊啊,你身上可有一些羊毛?
是的,先生,是的,先生,
三個袋子都裝滿了;
一袋給主人,
另一袋給那夫人.
而最後一袋給那巷子中坐著的小男孩。
————自譯《鵝媽媽童謠》-
(最老的版本為那個小男孩什麼都沒有得到)
(此童話用來諷刺貴族壓榨那些位於社會最底層的人民)

————————————————
骯髒,

腐爛,

敗絮其中。

那些所謂的貴族的臉上所擺出來的虛偽嘴臉我根本就不想看見,一眼也不想。

而現在衣衫襤褸的我只能坐在這骯髒的小巷中看著與我一樣的“流浪者們”。

我抓住了,

我捂住了,

我覺悟了。

那些身著不菲絲綢的“流浪者”們。

我向他們露出尖銳的牙齒並報以一個看似無害的“微笑”,

而他們回報我的只有那些猩紅色的液體和一具冰冷僵硬的尸體。

我嚮往殺虐,

我渴望鮮血,

我憎恨光明。

——————————
「哈哈哈哈哈哈,你們這些和我一樣的“流浪者”為什麼不反抗啊?還是你們甘願作為我匕首下的尸體呢,我真不敢相信你們的身上居然連一點值錢的貴重金屬都沒有,難道都放在家裡被老鼠們磕掉了嗎?真是夠可惜啊,如果你們身上有我想要的東西的話,或許我會放你們一.條.生.路。」

我抓住了其中一個“流浪者”早已冰冷的軀體一刀一刀的把他的皮肉分離並在他的耳邊呢喃著,

地上大片的鮮血刺中我的眼睛直射進我的腦中。

猶如那地獄之花朵妖治的散發著死亡之香氣引誘著那些意志不堅的惡魔或早已沉迷其中的人類。

「血啊......無時無刻...都是那樣的...引人犯罪啊。」

坐在那些被“安放”好的尸體旁的我看了看身上早已被血液浸濕的骯髒衣物,「反正他們都只是附屬品,即使變成這樣也只是變了個顏色,而且還很合我的胃口。」

我不禁自言自語起來。

那些貴族的行徑可真是可怕,

掠奪,

焚燒,

滅跡。

我現在的處境就源自於他們那「好心」的“幫助”,

不然現在的我早就該去屋子中那不大不小的床上做著美夢度過這個美好的夜晚。

————————
不知為何的吵雜聲和鞋子落在地上發出的響聲,

武器落在地上發出的清脆碰撞聲,

源自於女人的哭泣聲,

那些所謂貴族的說話聲以及叫罵聲。

我轉過頭望著那些僕從手中明亮的燈所照明的大道上聽著響動和聲音,

該死的,我好像有大麻煩了,

「一定要捉住那個穿著惡心的雜種,一定。」

聽完這句話的我恨不得現在把那個罵我雜種的混蛋揪出來然後狠狠地把他揍上几拳,

或許把他拖進這個昏暗的巷子中,

殺了,

肢解,

拆之入腹。

————
「嘿...晚安啊?你叫什麼?你的臉看起來和我真像啊,只是我的臉上沒有那種液體,我建議你趕緊回家,現在可不能被公爵夫人們捉住哦,不然你這個樣子肯定會被當做“替罪的黑羊”殺害的。」

那個和我幾乎一模一樣的綠髮僕從對我露出了一個真正無害的微笑並且晃了晃手中的燈。

等等,

為什麼?

為什麼那個拿著燈著看起來就蠢的僕從會找到我?

人蠢運氣果然好?但我還是決定先回答他的問題,

「第一,我的事不用你這個看起來就蠢實際上更蠢的僕從來管。」

「第二,我的臉和你這個蠢貨一樣只是巧合。」

「第三,其他無可奉..」

還沒等我說完他便使勁把我摔在了小巷的墻上。

「靠,你他媽...幹」

他貼近身子並在我的耳邊呢喃著,

「我會讓你記住我的...我的名字是,Flippy。」

————————————————————

#莎士比亞詩集梗五十題#(鹿覺军)
〔已獲原梗主授權〕
24.我以为眼睛可以看到内心的你
可他只能看到外表
终究没有那么高明.

————

【lumpy視角(第一人稱)】
——————
【不如把標題分為lumpy與fliqpy的雙人獨白來看】
例:lumpy「我以為眼睛可以看到內心的你」
————
fliqpy:「可他只能看到外表,終究沒有那麼高明」
————————————————————————
我愛著屬於我的一位病人的極度危險,

你們一定不會相信,

那是種誘惑,

使我沉淪,

讓我淹沒,

永不磨滅。
——————
他好似泡在那福爾馬林中的眼球一樣的不朽與迷人。

或許因為他那雙鎏金色瀰漫的眼瞳,

也可能是他那殺虐時迷人的危險,

我愛他,

但這不會變成現實中的婚禮。

這没什么可解釋的,

為他治療的醫生愛上了那位疯狂的病人,

我知道這病態的愛戀不會有任何結果,

但懦弱的我只能面對著桌子上的小型貓科動物頭骨
用別在口袋中的鋼筆輕輕的戳著光滑的眼窩並開始上移到頭蓋骨的位置。

我心中的聲音越發強烈,

我手中的動作逐漸加深。

「Fliqpy他並不愛你,」
[這不可能]
「可惜啊,好好用你那聰明的大腦想想吧,陷入愛中的可憐人。」
[夠了]
「我是來自你內心中的真正聲音,Lumpy你不能阻斷我與你的一切聯繫,包括這點。」
——
我手上的力度戳著頭骨眼窝的力度開始變得越來越大,
——————
「想想吧,那個人可是牽著那個不知從哪來的紅髮小婊子的手離開並在你的面前。」
「他愛你會在你的面前做這些事?」
「他愛你會把關於他的事情掩埋?」
「他愛你會讓你的真心變得粉碎?」
[夠了!已經夠了!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
「眼见为实.而你却"自毁双眼"」
[......]
「好好想想你心中隐藏着的真正想法,我等你的答复.lumpy」

他说的没错,

确实没错啊。

我爱他超过全部,
我生命中的全部。

但他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只是跟着那个红发女孩的走了。

而我又该怎么办,

『你可以去把那个红发女孩杀了啊.』

杀了...

好主意。

我不想考虑我现在的笑容是什么样子,

也不想为了那些陷入病态爱恋中可怜的人说些什么。
————
【我愿为他付出倾尽所有.】
【而他却厌恶着我的付出.】
这句话便成为了我的现在。

(別想太多了,去睡覺吧。)

———————————
我現在坐在辦公室的真皮沙發上苦惱的想著,

在醫院工作很久的護士Giggles小姐依舊敏銳的看出了我與以往不同的反常舉動。

『嘿!lumpy醫生你今天怎麼哩?和以前怎麼變得這麼不一樣...不不不應該是判.若.兩.人啊,有什麼惡心的事纏繞著你嗎?趕緊振作起來啦,病人還在等著你呢。』

她和往常一樣的活力四射甚至臨出門還非常用力的拍了拍我的後背。

上帝啊,那真的非常疼。
但她說的沒錯,還有病人在等著我。

還有『他』

我魂不守舍的『飄』出房門來到我早已期待的病房門前。

我深吸一口氣順便理了理身上的白大褂。
推開門的手顫抖著。

『早......啊』
————————
而漸入我眼簾的不是那草綠色髮絲被窗戶外的陽光折射的翠綠,
也不是那表象溫柔的他對我那一抹羞澀微笑,
更不是那紅髮小姑娘坐在床尾滿臉淚痕卻還在對我的病人露出傻兮兮微笑的臉。

——
[是那Giggles 小姐 靠在空床位上的一抹濃郁粉紅被陽光折射出的鉑金,
是那抹著玫紅口紅的一抹露齒微笑,
是那Flippy 先生露出的羞澀微笑並和她在談些什麼......『精神病人與護士的友好交涉方式』?]

我強忍著不哭鼻子為他做了今天的檢查順便看著Giggles 小姐的眼神,

瘋狂的跑回了辦公室卻沒有注意到身旁孩童清澈眼神裡有對我的不解和大人們見怪不怪的『病人穿錯衣服被捉案件』哈?

反鎖門終於帶給我自己一片寧靜之地。

「她分明是在向你表示著所有權啊,Lumpy 。」
「不反擊回去把她的腸子和眼珠直直的扯出來嗎?」
[......]
「說話啊!!!把你自己的心意告訴他!給他下藥並把他的媚態拍下來作為把柄啊!」
[......]
「再過幾天可就是情人節了,好好想想該怎麼對他們這對狗男女吧。」

我偷偷的把Giggles 小姐的香檳換成搖晃已久的「香檳炸彈」,
我熟知我那可愛情人病症以及發病原因。

站在情人節餐廳一腳我卻孤身一人觀看著好戲。
   ——————————————————
   ————————————————
   ——————————————

「子彈飛出槍膛,
    獵物早已蛻變,
    轉身看著獵人,
    露出鋒利獠牙,
    獵人滿臉恐慌,
    血液迸裂而出,
    玫瑰顏色鮮紅,
    獵物撕咬脖颈,
    獵人奄奄一息,
    心臟滋養玫瑰,
————
  血液變成愛心,
  讓心穿過玫瑰,
  促成美妙約會,
——
眼珠隨之滾地,
故事即將結束,
獵人面目全非,
獵物開始恐懼,
風似逃離現場,
——
故事已經結束,
那鎏金色眼珠,
草綠色的髮絲,
那所有的一切,
都是那羅曼史,
一切只是空談,
服下生命之水,
那一切的一切,
也不過是空談,
帷幔已經垂落,
天使降臨人間,
帶我離開地獄,
去往美麗人間。

【時光流轉/懷舊之所】
「⒊」
時光流轉-追尋之章
————————
時光流轉,
記憶猶新。
——————
好奇,
握著Lammy的小姐手的我走近了那個“莊園”。
不過經過大門時遇見了一些小小的情況。
那個全身包裹著鐵皮的看守者用它手中的劍攔住了我們,
我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
他想要我口袋裡的「寶物」,
我的,
屬於我的,
可是我還是給了他一枚品質不錯的,
那只是為了前進,
為了那該死的前進。
我的心很痛,
因為那品質至少對於我來說很不錯。
「哈,哥們兒,你的眼力和鑒賞力都不錯啊。」
我露出微笑把那枚“寶物”用我那帶著白手套的手塞到了他帶著金屬做成鎧甲的冰冷手心中。
他沒有回答我,
只是把阻礙我們前進的劍放下了並點了點頭。
警惕,
我不自然的理了理脖子上的望遠鏡與彎刀,
因為那扇門終於打開了,
我本想去看看我身邊的Lammy小姐的心情如何,
可是她只是默默地低著頭抓著我那做工精美的黑色斗篷邊緣不發出一點響聲。
我本想開口對她的一言不發提出疑惑時,
驚奇,
她回答了我,
「Mr.pickles...你可以陪我走到我的屋子裡嗎?如果不行,那......走到客廳的大門也好。」
詫異,
我怎麼可能會拒絕她那微不足道的請求!
相信我,
Lammy小姐,
我永遠不會背叛你。
永遠,
「如果您希望走到那裡,我就陪您走到那裡,請讓我去完成你那微不足道的請求,Lammy小姐。」
「謝謝你幫能我...Mr.pickles,我真的很開心在那裡能遇見你。」
「此等小事,不足掛齒。我親愛的Lammy小姐,這只不過是一位紳士應該做的罷了。」
涉足,
我跟隨著Lammy小姐走到了大門前,
感謝上帝,
一切平安,
但我心情不是過於欣喜而是有些詫異,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遇見這些古怪到無法解釋事情,我現在應該去繼續尋找而不是在這裡空耗著時間的一分一秒。』
可是我並不想把Lammy小姐獨自一人留在這裡,
因為她的眼睛絲毫不能看清這個世界的醜陋,
我必須要保護她,
讓她遠離那些黑暗,
可是面對那些惡心現實的我必須要噤住我的嘴不發出而任何影響到『他們』的樂趣。
啊哈,
我最近是怎麼了,
為什麼會變得如此多愁善感,
因為那种無法捨棄的執念?
還是那些更加無法理喻的情況?
可在我看來,
一切都是那麼滑稽,
如同孩童們面對那些馬戲團的小丑們所帶著的面具和那些塗抹於臉上厚重顏料會吃吃發笑與站起來鼓掌叫好甚至跑下去與他們進行在大人看來更加滑稽的互動一樣。
可笑極了,
我居然真的變成了這副樣子,
嘿,等等。
Lammy小姐還在我身邊呢。
我應該先送這位大小姐回去才是,
它近在咫尺,
卻遠如天際。
我不願去想為什麼不想甚至厭惡打開這扇大門,
我不想離開Lammy小姐,
不想!
但我必須這麼做,
為了實現我許下的諾言。
我最總還是推開了那扇大門,
門後的大廳沒有我想象的那麼可怕與華麗,
那只不過是黑暗中的華麗罷了,
它甚至讓我感到有些壓抑或些許『溫馨』掩埋其中。
我俯下身用左手摘下黑色禮帽將它扣在我的前胸隨之右手將Lammy小姐的身體略微向前推了推。
「好了,Lammy小姐,您可以回家了,您的管家在等著您的歸來,不是嗎?」
『原本就不是。』

【時光流轉/懷舊之所】
「⒉」
時光流轉-迷茫之章
——————
時光流轉,
記憶倒退。
迷茫,
我在與那個紫髮小姑娘走路。
與其這樣,
還不如說我們一直在這個古怪而漆黑的巷子中兜著圈子。
該死的,我的腳又開始痛了。
Lammy……嗯,沒錯她叫Lammy,我現在正在牽著Lammy小姐的依舊冰冷的手走路,雖然有那層泛黃的純白色亞麻布遮住她的雙眼來讓我看不清楚她臉上那完整的表情,但我還是清楚的認為:
「她在害怕著什麼。」
而我卻不知道Lammy小姐到底在害怕著誰,該死的,是她的家?人?還是那些不可名狀之物?
我現在的心情不好,非常不好,就連那掛在臉上那虛假的偽裝微笑都懶得擺出來滿足那些人早已虛偽的心靈,不,他們生來虛偽。
————————
早就該死的半小時前
————————
「Lammy小姐,您知道您的家在哪裡嗎?」
「抱歉……Mr.pickles,我…我不知道。」
————————
哦,一直在這個黑漆漆的巷子中兜著圈子就只是因為我們兩個連那明確的地址或目標都不清晰,我心中的惡魔仿佛馬上就會從心臟之中破出佔據我的大腦來掌握主權。
可笑極了,
我居然會不認路到這個份上。
等等,
我想到了。
————
那片荒蕪之地一定會有著我想要的答案。
————————
「lammy小姐,我們到了……等等,這片土地不一直是處於荒蕪中的嗎。」
原先本應是荒蕪之地的此處現在卻變成了一個“憑空出現”的古怪莊園,原先應生長沒腿深雜草的地方卻被種滿了花花草草,生機勃勃的樣子看起來的確不錯,但本應燈火通明的莊園卻只有幾支烏鴉發出的嘶啞刺耳的叫聲和黑暗來陪伴它度過長夜,此時的莊園仿佛像那地獄一樣陰森的來散發著詭異的氣息。
這使它看起來可怕極了。
事情的發展貌似在Lammy小姐的出現之後全部像那斷了線的珍珠一樣
,完全打亂了我原有的任何方案,甚至連備份也都一一打亂,難道真的是因為…
「…Mr.pickles?」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聽到Lammy小姐呼喊的我才從剛才的詭異想法中全身而退並迅速的打消掉了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並準備去一探究竟。
「怎麼了嗎,我親愛的Lammy小姐?」
「我的家……」
「嗯?」
「就是這裡。」
「Lammy小姐,您確定就是……這嗎?」
「Mr.pickles,我…不會認錯的。」
「…………哈哈」
「上帝貌似真的與我開了個很小的玩笑啊。」
「該死的,我的腳又開始痛了...」
——————————————————————————

【時光流轉/回憶之所】
「⒈」
時光流轉-原點之章
——————
時光倒流,
記憶流轉。
原點,
我在漫無邊際的走路,
是的,你的耳朵一切正常,孤身一人的我正在一條散發著惡臭的小巷中無所事事的走著,好吧,我只是不想看見那些在馬路上過於親熱的情侶罷了。
取出,
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認識,直到今天也無法讓我那一無所有的大腦忘卻這段記憶和釋懷的Lammy小姐呢。
我的記憶開始逐漸變得清晰起來,就好像那些走走停停的彷徨者尋找著那唯一的出口。
拼湊,
在一場只為上流人士風流的聚會上?不,一定不是,再讓我好好想想。
那一定是在不經意之中發生了一件小事,起碼對我來說很小。
我開始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我於lammy小姐的初遇中。
打碎,
我那製作精良的龍皮靴子在不經意之中踩到了一塊碎片,在小巷旁居住人家中從窗中洩露出來的燈光折射在那塊鋒利的碎片上,散發著冰冷銳利的光芒,
天哪,哦…那可真疼,我的腳開始發出陣陣的刺痛。
融合,
在巷子旁邊那些被骯髒所包裹的垃圾桶上的一隻皮毛更加骯髒的純黑色野貓一定聽見了我剛才發出的吃痛叫聲。
它鎏金色的瞳孔中帶著高度警覺。
它在望著我,
我並不打算招惹它,剛才的“小禮物”就是個教訓。
它喉嚨中帶著警覺的嘶吼聲從口中發出。
丟棄,
我眼睜睜的看著它丟下了那個並不靠譜的巢穴奔跑到了路燈微弱燈光無法照明的小巷的那一頭。
它會去哪裡再次歇息呢?
還是會被好心的孩童帶回家當做寵物呢?
我的注意力開始變得散漫。
等等,他們好像重新聚集在了我那新的傷口上。
這一切都糟透了。
運氣差真不是什麼好事。
等等,不要那麼消沉,樂觀點,起碼現在沒有那些小偷和竊賊來偷竊只屬於我的寶物。
倒霉,
只有那麼一丁點的樂觀心情都變為了集中在那傷口上的注意力。
頓時我的腦中被腳上傳來的疼痛感所席捲,
大概就像那蔚藍的海洋上的萬丈巨浪毫不費力的吞噬了一艘非常“美味”的巨型游輪一樣。
拾起,
嘿,果然疼痛會讓人覺得腦子里變得非常清醒,
————————
我想起來了,那時的天氣是一個陰天。
天空中顏色濃重的簡直就像那些調皮的孩子們把他們手中的碳黑色蠟筆塗抹於天空一樣。
那時的我獨自一人帶著兩把花紋復古精緻的雨傘走在這條骯髒的小巷中尋找著“寶物”的痕跡。
誰知道那東西在哪,以前的我只不過想開開小差罷了。
哈,問我為什麼要帶兩把傘?
我只有一個答案:以防萬一。
打量,
我身前的一個昏暗的路燈下方站著一個矮小的身影。
我走近了她。
我看到了一位身著中世紀時那些女人身著的復古長裙和披肩的紫髮小姑娘。
她那帶著鏤空花紋手套的手上拿著一個十分怪異的燈。
「您為什麼會在這裡?」
我用了他您,因為我認為她和這裡的一切都格格不入。
「……我從那裡逃了出來。」
天哪,我這時才注意到這個紫髮小姑娘的眼上裹著純白色亞麻布,雖然現在已經變得有些泛黃,從她口中說出的那裡……是醫院?
不不不,醫院會給那些身患眼疾的人換上乾淨的紗布而不是亞麻布。
我俯下身子望著這位看不清面容的小姑娘。
「晚安,這位可愛的紫髮小姑娘,您有名字嗎,我可以稱呼您為什麼?如果您不介意的話,可以稱呼我為Mr.pickles。」
「我的名字是Lammy……晚安,Mr.pickles。」
我在記憶中努力的尋找著那些公爵或夫人的公主們的姓名,唯獨沒有Lammy,可是她確實身著價值不菲的長裙啊。
我那帶著白手套的手緊緊握住了lammy小姐已經開始變得冰冷的手並把第二把傘遞給了他。
「跟我走,我帶您回家。」
——————————————————————————————

————楔子————
來自一位紳士的內心獨白:
我是一位紳士,並不,那隻是個用來偽裝在披著羊皮早已學會了咩咩叫的狼們中的假象罷了。
我所謂的真正職業為寶石收藏家,許多人稱他為寶物獵人,用這種身份掩蓋自己真實身份的我已經在那所謂的上流社會中見識了太多虛偽的人類。
看我身著價格不菲的西裝便變為一副谄媚奉承的嘴臉盼望著哪個“賞識”的老闆對他們伸出橄欖枝的下屬,
我是否應該提醒他們褪色襯衫的線頭糾纏在了一起,
正如他們內心深處的鬼魅叫囂著,嘶吼著想要衝破這副無能的軀體來進行所謂的公平競爭。
臉上塗抹著胭脂俗粉的女人們的臉上擺出刻意討好的笑容盼望著哪位腦袋“空空如也”的老闆會“施捨”於她們以奉那人一夜春宵。
老天,
我真感謝上帝那些塗抹在她們那鬆弛下垂臉上的妝不會掉到她們那穿著暴露的身上。
啊啊,
我的腦內又開始不由自主的迴蕩著lammy小姐那溫潤柔和的孩童嗓音。
“Mr.pickles?”
而我啊,需要做的,只是在那漆黑之中保護著她,並做為她唯一的騎士罷了。
我最親愛的lammy小姐,
我將永遠愛你.
直至我的生命,
終將走到結束.
—————
直至您的血液,
沾滿我的全身.
讓我們,
開始一段,
我不為人知的,
時光。
——————————————————————————

私設注意,
私設注意,
私設注意.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重度ooc注意,
※主cp瓜羊
※副cp未知
※私設架空世界觀
※為寶石收藏家/紳士x所謂的隱世者/富家小姐的一篇假象,
※為獵龍者/扭曲者x龍/罪人的一篇腦洞,
※餘下請大家自行觀看了解,
Scrooge·Mcduck←這是微博求勾搭,求吃安利,
1986212515←三次k列號
http://flintheartglomgold.lofter.com←我的lofter:)
文風偏黑暗很不好認,
畫風沒特點不軟不萌,
圖文禁轉/收,
這裡圈名Smirks/偽笑,
請多指教.